当我在玩游戏的时候,我在玩什么

“苦闷起人生对于“有限”的不满,幻想就是人生对于“无限”的寻求,游戏和文艺就是幻想的结果。”

但要深究,游戏也没有那么高山流水,反而有些躲避现实生活的意味。

当我在玩游戏的时候,我在玩什么?

逃避现实

用“消磨时光,放松自己”的说法比较正面,沉重点说,是在逃离现实的责任和琐碎。并不是非要上纲上线,只是想起课后还没写完甚至还没开始写的作业,一份未完成的文件,明早还要上课、上班,而这样的时间还要与你日久天长,总有些无奈。能在电子游戏的世界里脱离桎梏已经是一种万幸。

我们周围总存在一种想法认为,人可以在闲暇的时间里给自己充电,看一本书,学一种语言和新技能。但是在这几年的实践里,我逐渐发现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在一个白天的主职之后,精力已经消磨殆尽,很难再去提起力量去充电,只剩下疲惫的、只想不停对着屏幕发呆消磨时间的自己。

不论是微博、抖音、bilibili,任何不需要思考,不需要想法的事情都可以是消磨时间的媒介,只是漫无目的的刷新、查看,不停循环,抚慰着自己,饥饿地、贪婪地进食着无用信息。但关上屏幕的那一刻,我看到时间的流逝有了极大的恐慌和一种自责:时间宝贵,我可以做任何事,但不应该什么都不做。

于是我想到了游戏。

朱潜光先生在《谈美》里谈到:“现实界是有限制的,…,人不安与此。要消遣这种苦闷厌倦,人于是自驾空中楼阁。幻想就是人生对于“无限”的追求,游戏和文艺就是幻想的结果。它们的功用都在帮助人摆脱实世界的将所,调出到可能的世界中去避风息凉。人愈到闲散时愈觉得单调生活不可耐,愈想再呆板平凡的世界中讯处一点出乎常轨的偶然的波浪,来排忧解闷。”

摘取这么多溢美之词,无非是掩盖我“推销”游戏的一点心虚而已。但到游戏中去寻找一些不可能中的可能,在架空世界里消磨时间也许更接近读一本书,陶冶一点情操,而不是纯粹消磨时间。

充电和休憩的平衡

虽然我接受了九年义务教育,也有幸读上大学,但我还是发现:读完一本书,特别是严肃小说,需要极大的力量,而我的这种力量慢慢消磨了。能读完一本书固然是好的,但是没有没有这种能力,就需要循序渐进地再找回来。好游戏可能是一种选择,也是所有往读书路上走的最愉快的路。

读书=学习,游戏=读书,那当然游戏=学习嘛。

对我而言,读书,读完一本严肃小说,深入的体会作者的构想,那个世界线的瑰丽和苦痛,站在超越时间和现实的高度,去享受一段人生之外的人生,说到底和玩一场游戏没有分别。总有调侃谈到人生是一场游戏,只是大部分人玩不好《人生online》。现实的曲折让我总是回避去揭开伤口的严肃小说,但是越长大,反而想看看最糟糕的现实有多丑陋,最痛苦的疼痛有多刻骨,破罐子破摔,反而有种快意:就像抠掉伤口上的疤。

但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去玩游戏,就需要对游戏多有挑拣,至少先和快餐游戏say no bye。即使选出来了好游戏,也难以说服自己:我为什么不直接去读一本书?那道理很简单,你读得下去到是去读啊?……我还是回来玩两游戏实在。

即便游戏不是最好的提升自己的途径,在毫无意义的消磨时间,以及认真学习这两个极端里,给自己一个中间定位是很重要的:就算学不下去,也不要浪费时间。至少玩两个好游戏,锻炼一秒钟脑子。

被消解的生活意义

长篇大论再长,还是不得不承认游戏是麻醉和娱乐方式。玩游戏既不会带来产出,比起学习得到的又少又浅薄。但有一个疑问一直在我脑海盘旋:把游戏作为生活意义的一部分是浅薄的吗?如果是,那么什么样的娱乐方式是雅致的?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是积极的?

我用我缺少的哲学素养思考了数个月,我在我的小script中写下一段对话:

机器人:沉醉某种娱乐方式,只是不停消耗着时间而没有任何产出,有产出的人生才有意义,否则你在社会意义上不存在。人的生活意义应该是增加自己的影响力,即增加自己的产出数量和质量。

我:也就是说,个体需要产出来证明自己的生活意义,是因为社会需要你的产出,但是产出是有门槛的,你需要经验和学习来提升产出质量。如果你竞争不过机器人,那么你的存在毫无价值!

机器人:对于社会来说,确实如此。个体不能阻挡历史的发展:人类社会需要你的产出,那么所有人类的生活意义就是努力增加自己的产出。这样的发展是任何文明的内生力量,产出是永恒不变的主题。因此不能产出的个体失去了社会意义,被社会所排挤,也就失去了生活意义。

我:确实如此。不能融入社会的个体,甚至无法生存,更别谈任何生活意义。那么残障人生的产出能力低下,下岗工人很难再有稳定产出,即使个体努力追求产出,也有可能最后被社会所抛弃。

机器人:没错,这就是所谓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。这个问题的根本原因,是人的生物性——人和其他任何地球上的动物没有区别。

我的结论是:追求产出的生活方式是积极的,提升产出质量和数量的娱乐方式是雅致的,是被社会推崇的。人是社会性动物,人在组成社会的同时,个体的生活意义被社会消解了:从亘古到未来,社会前进的方向决定了你的生活意义。你可以选择你的生活方式,但你必须追求产出。追求产出并不是你必须的人生价值,这是社会对你下的魔咒。

因此,追求产出可以自豪,但是不追求产出也没有原罪——如果你在工作、研究中已经实现了产出,那么纯粹的消磨时光可以接受。仔细思考,这也是各大娱乐媒体,八卦新闻,短视频赖以生存的根基,毕竟把时间砸这上面比玩游戏还差劲。

总结

当我在玩游戏的时候,我在玩什么?

当我在玩游戏的时候,我追求的是学习和放松的中间点,我在消磨时间,但我希望尽量提升我的产出。游戏当然不是最好的消磨时间方式,但是任何不追求产出的娱乐方式都没有原罪,游戏反而是其中的佼佼者:安全,稳定,花费少,还能学到一点知识。

如果我轻松实现了产出,有了稳定的社会价值,那么我将玩游戏作为我活下去的意义,好像…完全可以接受。不过,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。